讓孩子的大腦休息、再生、重新設定

15361058736_18beac0d7e_b

 

【文章出處:橡實文化/關掉螢幕,孩子大腦重開機   作者:維多利亞.鄧可莉】

 

讓孩子的大腦休息、再生、重新設定

講到「心理健康」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想到解除症狀,而不是以我們想要前進的方向來定義它。對於大腦可能會發生什麼問題,以及心理疾患會展現出什麼樣的症狀和失調,我們知道得很多。同樣地,在前面兩章,我已經將可能會發生的問題拆解成許多細項,因此,你會知道螢幕時間能夠以各種機制並且在不同程度上為我們帶來不利的影響。在定義上,疾病與事情如何分崩離析有關(包括功能以及性質),健康則與統合有關。無論如何,我們的目標是要使得大腦變得更加完整。我們希望大腦運作得比所有的部分加總起來還要更好一點,不管這些部分是什麼。大腦越整合,就變得越有彈性、越有能力。

兒童精神病學家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是以神經生理學研究「正念」與健康依附關係的先驅,他使用了一個比喻,認為心理健康就像是一條流動的河,河流兩岸的一邊代表混亂,另一邊代表僵硬。我們的目標就是要避開任何一個極端,並且小心地順流而下,當情況需要時施加更多的控制,或是在卡住的時候學著放手。如果一個個體能夠在這條河流當中好好地航行,便能夠擁有比較整合的大腦。整合的大腦可以從幾個特徵看出來,席格醫生將這幾個特色的第一個字母拼成了「FACES」這個字,即:有彈性的(flexible)、有適應性的(adaptive)、好奇的(curious)、充滿能量的(energetic)、以及穩定的(stable)。因此,我們希望孩子有彈性,不要僵硬;面對壓力、變故或挑戰時有適應性;對周遭的世界、對自己、對他人有好奇心;充滿能量,而不是被消耗殆盡;穩定、自律,沒有任何功能失調。

所以,在什麼樣的狀況下,孩子的發育可以得到最好的發展呢?首先,如果大腦經常處於壓力之下,它就沒有辦法變得健康。我們每天在面對壓力時,少量的壓力是可以承受的,甚至是有幫助的;然而,慢性壓力卻是有害的,就像之前提過的。第二,大腦需要足夠的停工期或是休息,這樣才能從每日的壓力當中復原,也才能處理訊息和情緒。第三,大腦需要藉著親子互動來獲得滋養,包括眼神接觸、聊天和分享感覺、觸摸、被抱著或是互相擁抱、滿足基本需求、並且感覺被了解。第四,大腦需要各種刺激,但是數量和時機都要合宜;讓孩子和大自然互動、向大自然學習,是最容易達成這一點的作法。此外,我們也需要為大腦創造一些低刺激性活動的時間。最後,大腦需要身體去移動、去感覺、去進行溫和與激烈的運動,以一種有韻律的方式朝著各個不同方向移動,並且體驗各式各樣的感覺,包括深度的壓力,這能讓整個神經系統獲得統合。

上面提到的因素,大部分都與右腦的功能有關。右腦是大腦裡較為整體性的一部分,刺激右腦可以為我們帶來心理上和身體上的療癒。與他人的連結、運動、創造力、情緒、以及抽象思考都會刺激右腦。這些刺激也會幫助統合整個大腦,包括額葉,並且幫助身體與大腦產生連結。從另一方面來說,左腦是比較缺乏想像力的,它喜歡資訊。當你閱讀這本書裡的一個故事,你的右腦會照單全收並且在其中找到意義;當你讀到多巴胺或是褪黑激素的時候,你的左腦會記住細節。一般來說,因為螢幕時間充滿了各種資訊,它會過度刺激左腦,卻不大會刺激右腦,因此會讓整個系統變得比較分裂、各單元之間比較缺乏連結。因此,當神經系統開始失調的時候,我們就必須多強調右腦的活動,以此回到正軌。

對於「完整」的意義是什麼,我們都有種直覺性的「知道」。我們的語言反映了這一點:當我們說到某個人的自我或是心靈變得整合了,我們會說「這麼完整」、「有彈性的」、或是「達成了」。但是如果一個個體的自我很容易破碎,我們會說「她就這樣四分五裂」,或是「他沒辦法應付任何壓力,已經快要崩潰了」。當一個孩子的大腦組成良好,要他完成每天的例行公事是很簡單的,像是準備上學這種事。這時,我們就會說這個孩子「掌控全局」,而大腦一團混亂的孩子則是「沒有辦法打起精神」。

在臨床上,我們也知道「整體」的意義:當一個個體的心靈或自我堅強又不失彈性,我們就知道他可以與壓力共處;然而,脆弱的個體則會在壓力下「分崩離析」。當一個孩子大腦的兩個半球以及感覺--運動系統得到良好的整合,他會學得很快,對於新的、刺激的環境感到振奮,並且展現出同步的行動。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一個孩子感覺失調,就會容易受到刺激、感到混亂,也會顯示出比較貧乏的運動能力和失調的情緒。有趣的是,我們的身體有著直覺性的知識,讓整合和同步性可以發生在從細胞到神經系統以至於心靈的每一個層面。在細胞的層面上,如果處理晝夜節律或是生理時鐘的細胞是與大自然同步的,整個有機體的所有細胞都會變得更加同步化,連荷爾蒙和內臟的機能都會一同跟進。與此類似,當壓力荷爾蒙很低,心臟便會製造一致的電節律(electric rhythm),大腦的電節律也會與其達成一致。

大自然不喜歡孤立狀態。就整體而言,沒有事情是獨自發生的。在所有的層面上,整合都會帶來良性、而不是惡性循環。因此,大腦一旦從螢幕時間的壓力解放,當它獲得了休息、再生、重新設定的機會,整個系統就會變得更有組織、更加統合、更為完整。只要足夠的螢幕限制能夠持續下去,我們的系統就會朝著健康的方向邁進,更容易找到河流的中道。

 

8414539542_41c1976cd0_b

 

從螢幕解放的大腦會如何變化

讓我們更仔細地來看看,一旦大腦從螢幕獲得自由,孩子的健康走向在幾天、幾個禮拜、幾個月、幾年之內,會有什麼樣的變化。這些改變是根據我和家長的觀察,以及我自己的工作經驗,依據研究的成果,還有我們對於大腦的知識,包括它如何運作、如何回應環境信號、刺激和壓力、深度睡眠等因素。以下列表的主要用意在於呈現螢幕解放可能會帶來的典型改變,但實際上還是會有各種變異,而且可能會為生活帶來一些額外的變化。每個孩子以及每一種狀況都是不同的:有些孩子的反應比其他的孩子快,有些孩子在螢幕時間之外要面對的壓力比其他的孩子多,有些家庭與其他家庭比起來,則是必須面對孩子在外面(像是在學校)接觸螢幕的時間比在家裡還多。同時,許多症狀和失調可能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逆轉,而處於青春期尾巴的青少年和年輕人,跟孩子比起來,可能要花費更長的時間才能得到相同的成效,特別是如果他們已經累積了許多年的螢幕時間使用量。然而,這些改變經常會發生在孩子身上,在時間上大致如下面所概述的。

 

幾天之內的改變

.孩子最初對於「重設計畫」的負面反應消失了,如淚眼汪汪、憤怒、頂嘴等等。

.孩子的情緒、態度、以及順從度開始獲得改善。

.孩子開始睡得比較好,可能還會提早上床睡覺。

.孩子的遊戲變得比較有創造性和肢體性。

.孩子最初一心想要重回螢幕時間的想法減少了(尤其是對於小一點的孩子來說),雖然針對這件事討價還價可能還是會持續下去。

 

幾週之內的改變

. 孩子變得比較少崩潰,或是崩潰的程度變得比較輕,或是兩者都有。

. 孩子的情緒變得開朗、穩定。

. 孩子的注意力進步了,有時候變化相當大,也比較容易把心思放在任務上。

. 成績獲得明顯的改善。

. 睡眠變得深沉而且具有修復效果,這能促進療癒的過程,並且讓大腦在生物化學的層面重新進行設定。

. 孩子的生理時鐘(或晝夜節律)重新與日光時間同步化,這能讓睡眠-清醒循環、壓力荷爾蒙、免疫系統、以及血清素濃度恢復正常。

. 由於發炎反應減少,大腦可以重新回收失落的細胞能量。

大腦裡的血液循環從原始/生存區域,流向高等的學習中心,包括額葉。

. 孩子能完成的功課漸漸地越來越多,花在功課上的時間則越來越少。對父母和孩子來說,做功課變得比較不那麼「折磨人」了。

. 在互動上,孩子眼神的接觸改善了,可以和其他人進行比較長的對話,而且「更懂得傾聽」。

. 孩子會展現出運動家風範以及整體而言更好的態度。

. 孩子處理感覺訊息的能力通常都會有進步,因此對環境中的刺激比較不像從前那樣敏感,也比較不會被過度刺激。

 

幾個月之內的改變

. 孩子不再經常性地崩潰,甚至可能不再崩潰,情緒也更穩定了。

. 孩子的成績可能會顯著地提升。

. 當孩子學習與注意力-敏感度相關的科目,像是數學和閱讀,進步得特別快。

. 孩子在學習新資訊時比較能夠記住或是「記得比較牢」。

. 社交進步的徵兆變得更加明顯,像是同理心大增、對持續的目光接觸有比較多的容忍度,也開始發展比較健全的社交網絡。

. 自省的能力增加了,尤其是對青少年和年輕人而言。

. 孩子比較能夠準確地閱讀他人的情緒和行動,也比較不會不恰當地認為別人不懷好意。

. 孩子變得更有自覺;有些孩子(不是全部)會將這種改善的感覺和運作歸因於不再受螢幕挾持,或者會領悟到電玩讓他們「感覺不好」。

. 孩子可能會和朋友一起進行沒有螢幕的活動,或是喜歡較少使用螢幕設備的朋友。

. 當運動-感覺-前庭系統獲得整合,它們之間的協調度便會獲得改善。

 

 

立體書封_關掉螢幕,孩子大腦重開機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