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螢幕症候群》不良的情緒、崩潰、暴躁、憂鬱

11018270686_a1e219249e_b

 

【文章出處:橡實文化/關掉螢幕,孩子大腦重開機   作者:維多利亞.鄧可莉】

 

情緒和崩潰

在電子螢幕症候群中,幾乎總是會看到與情緒有關的症狀,像是暴躁、憂鬱、情緒起伏不定、沒辦法冷靜下來、大發脾氣,甚至是直接表現出侵犯行為。這些情緒的表現有可能是來自螢幕時間的影響,它改變了多巴胺和其他大腦的化學狀況、睡眠、感覺系統和壓力反應。有趣的是,我注意到許多有著與螢幕相關情緒症狀的孩子、甚至是青少年,他們會毀掉自己的螢幕設備,打爛它、丟掉它或是「淹了它」,就好像他們在某種程度上知道這個東西在傷害他們。(還記得萊恩嗎?我同事八歲的孩子,我在「緒論」中介紹過他。在他因為螢幕設備而開始憂鬱的時候,他打爛了一台,之後又在廁所水箱淹壞另一台。)就像我給所有父母的建議,如果螢幕設備在挫折的陣痛期被毀掉了,就不要再買新的!孩子的行為其實在告訴你一些事情。

圖4描繪了因為螢幕互動而改變的生理狀態如何變成情緒症狀和功能失常,因而為更顯著的情緒「疾患」創造了溫床。

 

暴躁

情緒暴躁(常常附帶著注意力困難)是電子螢幕症候群最普遍的症狀之一。在小一點的孩子身上,暴躁常常會演變成經常性的情緒崩潰,甚至只為了一點小小的挫折就暴怒。這些情緒崩潰,就像第二章裡頭艾登的例子,嚴重的話會中斷一個活動、一整天或是整個家庭的運作。嚴重的發脾氣或是情緒崩潰常常是把父母帶到我診間的催化劑,但是它也能讓一個家庭劇烈地改變生活形態。

就青少年和年輕人來說,與電子螢幕症候群相關的暴躁可能呈現為情緒起伏不定,或者也會情緒崩潰,或者是以一種叛逆的形式出現,不參與家庭的活動,或是極度地不尊敬他人。毫不意外的是,對於父母來說,要判斷青少年身上的暴躁是不是一種病症,可能會為他們帶來兩難的局面:青少年的情緒化反應、從家庭聚會中抽離、有時候甚至表現得相當魯莽都是可以預期的,那麼你要如何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出錯了?相信你的直覺,並且問問自己:你家青少年孩子的暴躁是不是有點太超過、持續太久、有一些毀滅性的衝動、或者已經嚴重到影響日常的運作和生活品質?

毫無疑問地,不管年紀多大,暴躁的情緒和圖4所列出來的事實都有關係,而且大部分的父母應該已經知道睡不好會讓孩子變得暴躁易怒。然而,比較不明顯的是暴躁和多巴胺之間的關聯。舉例來說,當孩子在打完電動以後變得暴躁,這很有可能是因為(或者只有少部分是因為)多巴胺急遽地升高(在玩的過程中)和消退(在停止遊戲的時候)。多巴胺這樣的起伏並不正常,這不是一個健康的刺激性活動會有的現象,像是競爭性的運動;它反而像是服用一種老的、使多巴胺釋放的藥物(作用時間短的興奮劑)會產生的模式,藥效快,但是要好幾個小時才會完全失效。當多巴胺突然地升高又下降,不管是因為打電動或是服用特效興奮劑,孩子可能會變得愛哭、衝動或是生氣。*就好像多巴胺的水平突然下降會讓大腦短路一樣,對孩子的任何一點要求都變成是一種壓力。然而,執行任務需要多巴胺,一旦它突然變少,每個任務都像是天要塌下來一樣,讓孩子幾乎就要崩潰了。這也難怪孩子掙扎著要把電子設備丟掉--這實在太令人難受了!

在螢幕活動之後,除了多巴胺水平的「相對下降」,暴躁也可能與多巴胺的耗盡以及多巴胺的受體失去敏感度有關。研究顯示,過量的螢幕時間會導致這個狀況發生。不幸的是,從螢幕到沒有螢幕,從虛擬世界到真實世界,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慢慢來」,所以過渡階段不可能是漸進而平順的。即使是偶爾打打電動,也會讓某些孩子產生失調的症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讓刺激等級快速而且極端地下降,而不採用溫和的手段。

有個青少年的孩子跟我坦承:「你知道,我自己有注意到我沒有用電腦時,不管我爸媽對我說什麼,我都會對他們大吼大叫。這讓我覺得很煩。」我有個朋友,他是三個孩子的爸爸,開玩笑說:「我們把這種症狀叫作『遊戲大頭症』(game-head)。當他們在打電動的時候,其中一個人輸了,就往另外一個人的頭上打下去。」另外一個照顧兩個孫子的祖母說:「當孩子開始大聲叫囂,你就知道他們在玩電子產品。那些東西總是讓他們的腦子一團亂,如果他們太超過,我就會把東西沒收。」許多家長表示,只要家裡的孩子或青少年一打電動或是使用電腦,常常會變得愛哭、情緒敏感、暴躁或是生氣,尤其是使用時間太長的時候。

與暴躁相關的症狀是沒有辦法調節受刺激的反應。就像第一章提過的,這個症狀是電子螢幕症候群的其中一個指標,一個長期高度喚醒的孩子,可能沒有辦法從生氣或是難過中恢復過來,就像我們在艾登身上看到的那樣。這樣的孩子無法在情緒爆炸之後平靜下來,而是會持續地消沉一段長時間。一般來說,刺激越大--表現為變換的場景、鮮豔的色彩、快速或是突然的動作、多重任務、或是多重感覺輸入--刺激越常發生,孩子就越難去調節受刺激的程度,也就更容易變得暴躁。

 

憂鬱

使用電子產品和憂鬱之間的關聯是證據確鑿的。而且事實上,所有種類的互動螢幕時間都牽涉其中:上網直接與抑鬱的情緒、退縮或是疏離、寂寞、較少的親子互動有關,而最高度的使用者會表現出最嚴重的症狀。使用社交媒體,像是臉書,會造成憂鬱症或是對生活不滿意的風險。「夜間燈光」(light-at-night)**相關研究顯示,這個行為與越來越多的憂鬱症狀、自殺傾向、自殘行為和身體不適,比如說頭痛或腳痛,有所關聯。一次進行多個任務和使用智慧型手機,也與青春期的憂鬱症脫不了關係。過度耽溺於打電動則是與憂鬱、焦慮和敵意有關。一份相當有說服力的大型研究在兩年內追蹤了超過三千個孩童,研究者發現如果孩子變成「病態性的玩家」(pathological gamer),比較容易憂鬱和焦慮;而一旦他們停止用病態的方式打電動,就比較不憂鬱,也較有能力從事社交活動。

要注意的是,一般來說,孩子或青少年的憂鬱症不管有沒有鬱悶的心情,都會以暴躁易怒的形態來呈現。比較小的孩子如果患有與螢幕相關的憂鬱症,會變得愛哭,對任何活動都沒什麼興趣,長期的暴躁,並且呈現退縮狀態。因此,孩子的父母常常會說:「我的兒子好像失去了朝氣」,或是,「女兒好像失去了對生活自然的好奇心。」對青少年和年輕人而言,與螢幕相關的憂鬱症可能是非常嚴重的,就像阿丹一樣,我會在下面說說他的故事。不管年齡如何,孩子常常都會在社交上遇到一些潛在的困難--可能是因為害羞、奇怪的癖好、或者難以相處的性格--這會讓父母過度地縱容孩子使用螢幕的權力,因此造成了惡性循環。在心理上,孩子變得更加依賴螢幕時間來得到刺激、連結的感覺,或者逃避其他無聊、令人不滿意的事情,甚至是逃避痛苦的生活本身。到了最後,即使是「生活中沒有螢幕媒體」這樣的念頭,都會讓孩子產生高度的焦慮,彷彿置身於一個生存危機中。同時,孩子的認同可能會與虛擬的網路生活結合起來,使得正常的發展受到妨礙或中斷。重度使用螢幕的青少年常常會作出這類陳述:「手機就像我的腦袋,沒有它,我活不下去」,或是,「用電腦是唯一能讓我快樂的事⋯⋯它是我的生命。」對於大一點的孩子或青少年來說,角色扮演的遊戲可以成為一種逃避,也提供了一個地方,讓他們可以掌控自己的形象和行動。然而,這對各個年齡層的孩子都有可能會發生,他們可能會對特定的遊戲或卡通人物著迷,並且以之代替真實的關係。一旦社會支持受到損害,憂鬱就會變得更加嚴重。研究指出,害羞或是有社會焦慮的孩子或青少年,是與螢幕相關憂鬱症的高危險群。

伴隨著這些心理變化而來的是生理上的改變,包括多巴胺以及其他神經傳導物質(大腦化學成分)的功能失調,更加重了憂鬱症和疏離感。多巴胺是一種與正面情緒有關的「好感覺」化學物質,另外一種相關的大腦化學物質是血清素。血清素的重要性在於社交、穩定情緒、幸福感、面對壓力,然而在憂鬱、焦慮或是侵略性的情況下,血清素濃度會變得很低。血清素的水平在早上最高,一般認為明亮的日光以及身體活動可以促進它的生成。若缺少了日光或是整天都坐著不動,可能會因此減弱血清素,促進憂鬱、焦慮、侵略性、甚至是自殺傾向。晚上的燈光也會進一步讓情緒變得抑鬱,因為血清素是由褪黑激素而來(燈光會壓抑褪黑激素),而睡眠障礙本身也與情緒議題有關。當多巴胺和血清素變得越來越失調,孩子便開始尋求螢幕的刺激,以求暫時地提升情緒,螢幕實際上成了一種自我治療的形式。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醫師幾乎只開出長效的興奮劑。跟特效的興奮劑比起來,長效的比較接近多巴胺自然升高和消退的節奏。

**「夜間燈光」意指在日落之後使用螢幕設備,特別是在睡前這一段時間,或者在上床熄燈之後,孩子應該要睡覺的時間。

 

 

立體書封_關掉螢幕,孩子大腦重開機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